<table id="uswww"><noscript id="uswww"></noscript></table>
  • <xmp id="uswww"><noscript id="uswww"></noscript>
  • <bdo id="uswww"><center id="uswww"></center></bdo>
  • <td id="uswww"><center id="uswww"></center></td>
  • 講文明樹新風
    首頁 文化 歷史 人物

    新詩先驅于賡虞 在生命的歌聲里沉醉

    2022-08-30 07:55 來源:駐馬店網 責任編輯:付琳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閱《駐馬店手機報》,每天1毛錢,無GPRS流量費。

    摘要: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于賡虞既是一個特立獨行的詩人,又是一個傾向于革命的思想者?!拔髌讲粌H有嫘祖文化、冶鐵鑄劍文化、海棠文化、美酒文化,還有于賡虞等文化,一個名副其實的‘文化鉆石礦’亟待開采。于賡虞無疑是其中耀目的那一顆。

    記者 郭建光

    1902年,西平縣出山鎮玉皇廟村于憲武家迎來了一個男丁,這個名舜卿、字賡虞的孩子因家道中落幾乎失去了求學的機會。機緣巧合,于賡虞在大伯于襄武的關心資助下,與文學繆斯的距離越來越近。從此,在嫘祖故里少了一個躬耕田園的農夫,中國文壇上多了一顆星光熠熠的詩人。

    武漢大學教授陸耀東在《中國新詩史》中說“于賡虞在中國新詩史上的地位,直逼聞一多、徐志摩、朱湘。”于賡虞因其詩歌風格被稱為“魔鬼詩人”,在現代文學史上幾乎被人遺忘。

    于賡虞(資料圖片)

    于賡虞(1902~1963),河南西平出山鎮玉皇廟人。新月派詩人之一,著名詩人、翻譯家。

    有人說,詩人注定是孤獨的。我們通過于賡虞的詩作,感知詩人內心的精神豐沛與直面現實的勇氣。我們通過他1925年至1935年間出版的《晨曦之前》《落花夢》《骷髏上的薔薇》《魔鬼的舞蹈》《孤靈》《世紀的臉》等多部詩集,感受他詩意飛揚的文采與對純粹詩歌追求的跋涉歷程。這段時期,是詩人創作的井噴期,更是他對新詩苦苦追尋的黃金期。

    于賡虞有著對詩歌天然的捕捉能力,同時還是一位卓越的翻譯家。他曾在《河南民國日報》連載其翻譯的世界古典詩歌名著——但丁的《神曲》。他的著作《世界文學史》更是獨樹一幟。他是我國20世紀20年代詩壇上尤為活躍的詩人,被稱為“骷髏詩人”“魔鬼詩人”。于賡虞曾在河大任教,是河南大學作家群的一員。于賡虞還是一位向往革命的學者,曾將兒女送往延安。

    篳路藍縷:艱難困苦玉汝于成

    生于清末,成長于民國,新中國成立后于賡虞依舊手不釋卷,躬耕講壇。如果于賡虞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尊師重教的優良環境,就不會直到9歲還如鄉野小子一般目不識丁。直到1911年他大伯于襄武過問此事,他才勉強進入本村私塾就讀,3年后轉入縣立高等小學堂。

    正是最初接觸的《四書》《五經》與后來教育方式的改變,在于賡虞成長過程中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更是在他的精神世界里產生激烈的碰撞,從而很早就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顆敏感而孤獨的詩的種子,亟待春暖花開破土而出。

    高小畢業時,15歲的于賡虞被學校推薦到開封投考省立第一師范學校,被他母親一口否決,只因家境窘困。于賡虞離開學校后,愁苦至極,閑暇時教兩個弟弟讀書,并對借來的《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三俠五義》等書如饑似渴地閱讀。

    轉眼到了第二年6月中旬,在開封做生意的于襄武再次回到老家西平,其間觀察到于賡虞白天收麥打場,深夜挑燈苦讀,備受感動,了解到他原本可以有機會外出求學后更加可惜。于襄武了解其中緣由后便找到弟媳游說,沒想到被于襄武的母親直接拒絕。這年春節,于襄武回到西平老家,對于賡虞的母親表示,自己生意上需要—個能寫會算的幫手,想讓侄兒去幫忙,于賡虞的母親這才答應。

    直到去開封的路上,于賡虞的大伯才把自己真實的想法吐露,表示要供他讀書。到了開封之后,于賡虞經過半年多的努力,以優異成績考入河南省立第一師范,即開封師范。

    三尺講壇:亦有風雨亦有情

    此后,于賡虞的人生與讀書、教書有著不解之緣。1921年考入天津匯文高中,1924年考入燕京大學國文系。1927年前往山西太谷私立銘賢學校任教。1928年應邀擔任北京市立二中語文教員。1930年擔任山東曲阜師范國文教師。1935年赴英國倫敦大學留學,研究歐洲文學史。1937年回國,任河南大學文史系副教授。1942年應邀擔任西北大學英文系教授兼主任,后接任西北大學文學院院長。1944年轉赴蘭州任西北師范學院(即北京師范大學)英文系主任。1947年重返河南大學擔任英文系主任。新中國成立后,繼續在河南大學任教。1959年擬去新成立的鄭州大學任教,不幸身染重疾。1963年8月病逝于開封。

    閻東超是于賡虞的學生,他撰文回憶了于賡虞在1933年、1934年授課時的情況: 授課認真,重視魯迅的文章,誨人不倦;教導學生寫作要打好基本功,養成嚴肅的寫作態度。于賡虞講課“沒有閑話、空話,從不談他個人,更不談他的詩”。課下對學生也認真負責,為了開闊學生眼界,讓河大講義處把他的講義發給學生,不懂的地方可寫下來交給他。

    而這時期,正是于賡虞詩歌創作的高峰期,他筆下的世界呈現出變化多樣的情感,文字時而劍走偏鋒時而慷慨激昂。對于賡虞來說,在天津求學期間的經歷對他的人生至關重要,在這里他的視野得到了開闊,學問上有了長足的進步,并結識了一批新的文學界朋友,如萬曼、焦菊隱等。

    1922年春末夏初,接到父親去世的噩耗后,于賡虞急忙忙回家奔喪。令家人悲痛之余更感無奈的是,他父親生前欠了一屁股債。連辦喪事帶還債,經于賡虞之手一次便賣了十多畝土地和一些家具什物。這樣一來,家境迅速沒落。

    1923年春天,回校后于賡虞最初投稿的刊物是趙景深編輯的天津的《新民意報》,隨后是北京的《晨報副刊》。他回憶,為《晨報副刊》投稿,居然每次都得到青睞。這年6月,他和焦菊隱、萬曼、朱光旭等人組織了一個新文學社團,即在北國文壇風云一時的“綠波社”。

    這期間的于賡虞才情外顯,詩行在筆下如潮水般涌向紙面,一天甚至能創作五六首。當時的《綠波周報》《綠波季刊》、北京的《晨報副刊》、天津的《新民意報》是他發表詩作的主要園地。在天津讀中學的幾位河南同鄉,又推舉他為主編,在《華北日報》上創辦《中州文藝》半月刊,主要刊登新詩及有關詩歌的批評文學。組織“綠波杜”和創辦《中州文藝》的成功,堅定了于賡虞寫詩的信念,也促進他大膽地發表了一些對新詩理論建樹的意見。

    1926年,考入燕京大學的于賡虞參加了“三一八”請愿。“三一八”的早晨,于賡虞去北京女子師范大學找女友夏繼美借錢,在樓梯口碰到劉和珍、楊德群二人,于是隨女師大的學生隊伍走上街頭,目睹了劉和珍臨危不懼、飲彈喋血的全部情景?;氐綄W校,他憤怒得一夜未能安眠,次日—大早便揮筆寫下了《不要閃開你明媚的雙眼》的詩篇。

    1936年,魯迅先生逝世后,于賡虞在開封召集省會各學校發起“魯迅先生紀念大會”。

     星月冷明:詩壇一顆耀眼明星

    詩就是人生,詩就是詩人生活的表現。于賡虞在自己對詩歌創作的理解中不斷摸索,逐漸形成自己對現代詩歌的理解,并隨著實踐的深入而不斷延伸。

    他在《秋晨》中這樣寫道:別了,星霜漫天的黑夜/我受了圣水難洗的苦孽/你方從我的背上踏過/歡迎啊,東曙,你又已復活!在這最后的瞬間,我睜眼/雙手抱住太陽的腳,看/葉顫,花舞,聽市聲沉醉/直到落下歡欣的眼淚!

    焦菊隱在談到《晨曦之前》的藝術成就時說:讀了《晨曦之前》,就像“聽了個壯士舞劍揮淚,細述他以往的希望……他的希望,有時像狂風午夜吹來的急雨,有時像奇谷中涌下的奔瀑,有時像婦人低低哀吟,一聲一血淚。

    形式上,于賡虞講究建筑美。每行二三十個字,于賡虞的詩詩行長,“一長條一長條的,四行湊一塊兒,很像云片糕”,被稱為“云片糕”。他大膽實踐新格律詩,將新格式與新音節完美地結合起來。他將情思蘊涵在整齊的詩行中,而且以押韻的形式表現出來。

    “我們知道,風格就是文字的風采、神韻、形式,而這風采、神韻、形式之中蘊藏著作者生命的形象。這種內質與形象是不能分離的,所以單是文字不足以表示風格的特色,單止生命之神思而無所寄托的形象,亦不能表出它的容態。我們又知道,文字是死的,而情思是活的,以死物來表現靈情,無人不感覺困難,惟天才者能戰勝此種難關。”于賡虞表示,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聲音,而這樣的聲音發自個別詩人的內心。詩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詩,是怎樣的生活,就有怎樣的詩,有詩乃表現人生非人生來模仿詩。倘若你有雪萊、拜倫反抗的熱情,有博多萊爾、斯文朋惡魔的精神,就應毫無忌憚地宣泄出來。

    “星月冷明,萬有沉于夢境,只我孤零一人臥于海濱之草茵,任自然無忌地摧殘,傷害;任魔鬼無忌地在心頭舞蹈,歌吟。在它踉蹌的步態,朦朧的歌聲里,泳化紅酒,紙煙,毒藥于一切希望之宮。呵——昔日金色的蓬發業已蒼白,蘋果的面顏業已蒼灰,一切,一切如一龍鐘的老人——青春死了,其顏色如枯萎的薔薇上之霧水……”于賡虞的這首名為《魔鬼的舞蹈》的散文詩,寫于1927年,他于次年出版的散文詩集也以此題名。沈從文曾說,于賡虞這時的詩大多表現的是從生存中發出厭倦與幻滅情調。

    據趙文卿、田春雨研究發現,于賡虞還站在更高層次認識散文詩,開創了白話散文詩新紀元。

    他的詩歌內容早期頹廢、唯美,后期明快、嫻熟,表現了舊中國一代知識分子心靈的掙扎與追求。他的名句“善惡如果不老,愛與恨就永遠年輕”至今流傳。新中國成立后,于賡虞一掃過去的頹喪之氣,決心將自己半生所學全部奉獻給家鄉的教育事業。上世紀80年代,其《秋晨》一詩曾入選初中語文閱讀課。

     詩歌未老:浩瀚太空群星爛漫

    今年8月18日,于賡虞研討會籌備會議在河南大學文學院召開。河南大學文學院黨委書記楊萌芽、院長武新軍、教授劉進才,數學和統計學院黨委書記史富強等與來自于賡虞故里的領導專家進行了座談交流。因為疫情不能前往,在京的中國詩歌春晚總策劃、總導演屈金星以視頻連線的方式參與。

    會議回顧了于賡虞生平和成就。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于賡虞既是一個特立獨行的詩人,又是一個傾向于革命的思想者。他與當時的文化名人徐志摩、聞一多、沈從文、胡也頻、丁玲、曹靖華、徐玉諾、焦菊隱等多有交集。著有詩集《晨曦之前》《魔鬼的舞蹈》《骷髏上的薔薇》《孤靈》等。其他著作有《詩論》《雪萊的婚姻》《雪萊的羅曼史》;翻譯但丁《神曲》,選譯英語詩70余首,結集為《春之歌》,編譯《世界詩歌選譯》一部;另著《世界文學史》一冊。

    河大文學院與會領導表示,文學院高度重視于賡虞研討會籌備工作,于賡虞曾在河南大學任教多年。在河大建校110周年、文學院建院100周年之際,召開于賡虞研討會意義重大,無論是對其詩學思想的賡續和詩源根脈的探尋,還是對促進詩學文化傳播和增強文化自信,都具有積極的作用。

    于賡虞故里西平縣參會人員表示,西平將積極配合文學院辦好于賡虞研討會,努力把于賡虞詩學文化影響力做大做強,守護挖掘好這塊文化瑰寶,豐富文化底蘊,促進西平文化軟實力提升,助力鄉村振興。

    “西平不僅有嫘祖文化、冶鐵鑄劍文化、海棠文化、美酒文化,還有于賡虞等文化,一個名副其實的‘文化鉆石礦’亟待開采。希望以于賡虞研討活動為契機,河南大學文學院和嫘祖故里西平深度合作,以文學文化深度助力鄉村振興,推動西平社會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中國詩歌春晚總策劃、總導演,西平籍著名詩人屈金星在北京通過視頻連線時表示。

    從唐詩宋詞到現代詩歌,詩歌從未消弭,更從未離開過我們的生活。詩歌的王國一如浩瀚星空,各自發出耀目的光彩。

    于賡虞無疑是其中耀目的那一顆。

    責任編輯:付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點贊

    • 高興

    • 羨慕

    • 憤怒

    • 震驚

    • 難過

    • 流淚

    • 無奈

    • 槍稿

    • 標題黨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駐馬店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駐馬店網”。任何組織、平臺和個人,不得侵犯本網應有權益,否則,一經發現,本網將授權常年法律顧問予以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駐馬店日報報業集團法律顧問單位:上海市匯業(武漢)律師事務所

    首席法律顧問:馮程斌律師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個人、媒體、網站、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相關法律責任,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亚洲v 无码专区
    <table id="uswww"><noscript id="uswww"></noscript></table>
  • <xmp id="uswww"><noscript id="uswww"></noscript>
  • <bdo id="uswww"><center id="uswww"></center></bdo>
  • <td id="uswww"><center id="uswww"></center></td>